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限制三级  »  我的女教授网友
我的女教授网友
10年前,网友叫小林,是我国某专业排名第三的著名大学里的高级教授,当时她还是一名年轻的教授(不带「高级」二字),那年她27岁,在我们当地的QQ聊天室认识的,是她主动找我搭讪的。在公共聊天室里说话就是那样的,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闲话,问问彼此的情况,当我得知她现在是那么牛逼大学的教授时,我就要跟她拜拜,她问我为什么?我说我只是个高中毕业生,跟您没有共同语言。


  她很谦虚的说教授也仅仅是多上二年学而已,没什么过人之处。于是我们开始聊天,聊彼此的爱好,她说她喜欢在联众游戏里打升级,两副扑克的…那时候玩游戏一般都在联众世界玩,QQ游戏还不时兴,她教我下载联众世界,陪她玩两副牌的升级。她的牌技很好,我是生手,她也不嫌弃,还耐心的教我打牌的技巧,还下载升级助手,帮着记牌什么的…我们每天都玩到深夜,当时为了方便,我在联众注册的是个女孩头像。她老公跟她是一个学校,也很爱玩电脑游戏,有时候就跟她抢电脑玩,也无所谓,她老公看和老婆一起玩牌的是个「女孩」,也不说什么,有时候她老公也跟我一起玩,慢慢的我的牌技也有所长进了,也能够跟得上他们两口子打牌的节奏了。


  只要是小林在线上打牌,只要我在场,那必定是我们俩坐对面(一班)打对手。我的级别也从「庶民」直线上升至「巡抚」…在玩牌之余我们当然免不了聊天,再时间长了,就开始互换电话号码和照片。也就是因为她给我传过来了她在北京时候的照片,才让我们的关系有了突破性的进展。那张照片是她在毕竟的一个景区里拍照的,个子很高(其实她的个子不是很高,拍照角度的关系吧),人不算漂亮,胸脯处有两个尖尖的山峰,我说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不?


  她说你问吧!


  我说「你可别不好意思呀!」


  嗯,你说吧!


  我说「你的胸部那么尖,应该的假的!」


  她半天没说话,最后发过来个害羞的表情。


  我说:怎么了?被我猜中了?


  「是的,是戴的胸罩太高了…」


  我不无得意是告诉她:我一看你的照片,最显眼的地方就是你的胸部(当时还没直接到「咪咪」、「乳房」的份上呢),但是我是男人,我一看就知道是假的,谁的乳房会有那么尖呀…「嘿嘿…」她干笑着说:「你的眼睛也够尖的,一眼就给看穿了…」我说女人都希望自己有一个美丽的线条,如果自己其胸平平也没关系,戴个好一点的文胸也可以弥补一下曲线不足的缺陷,但是不能让别人一眼就觉得很假,那样反而让感染感觉到这个人的做作…她小林有是一个的表情,然后说:「是的,我以后注意……」我顺着这话说了下去:有个不该问的问题,可否问一下你呢?


  她:「什么问题?」


  你的胸部是不是很小呀?


  「……嗯……」


  我略微比以前大胆些了,也稍微撕开写脸面了:其实我就喜欢女人咪咪小的,我老婆的就是太大了,整天忽闪忽闪的乱颤颤,我不喜欢…那边小林发过来一个呲着牙笑的表情:「你说的是真的吗?」我说咱们俩离这么远,我有必要给你说瞎话吗?再说了,咱们认识好几个月了,我给你胡扯过一句吗?


  「嗯,是的,你很绅士,说话也很得体,所以我也给你一起玩的嘛!」得!我暗自偷笑:我这个色狼啥时候变得绅士了呀?说话得体是应该的,如果三句话没说完,就我喜欢你了,我唉你了,有几个女人能够接受呀?更何况像小林这样高学历高职称的小女人呢?


  而后我们之间的谈话就随便多了,交谈的话题也涉及到各个方面。她老婆爱玩,只要到周末,基本上都是彻夜不回的在朋友家玩麻将赌个小钱。


  当时我们俩还暗定了暗号,什么信号说明她老公在,什么暗号说明她老公不在,有时候我发出暗号如果对方没有反应,我就知道不是小林或者小林不方便,我就不多说废话了。


  就这样我们一直在网上泡了半年左右,直到有一次她告诉我她去北京开一个学术研讨会,回来的时候在郑州转车,我说我可以在郑州见你吗?她爽快的答应了,并说在郑州请我吃饭。于是我就积极的做见面前的准备工作。


  她在北京呆了10多天以后,短信告诉我她到郑州也就是这星期六的中午了,让我那天在郑州等她,然后请我吃饭。


  我第二天一早给老婆撒了个慌请了假,就驱车前去郑州火车站,在火车站南边的天泉大酒店登记个房间,把房间号码用手机发给她后,看看时间已经是中午时分了,就下楼到广场等候小林的到来。我给她发短信问她什么时候到,结果她说她现在还在河北的途中,还没有到河南呢。


  我看看时间还早,就又回到了宾馆,打开电视,以消磨这难耐的漫长时光…她坐的是下午4点多途经郑州的火车,我4点钟又站在火车站广场等她出站,一会她打来电话说是出站台已经到广场了,问我在哪里,我说我在北出站口南边一点站着,并四处张望,寻找那个让我跑了几百里路来见面的女人。


  在我北边20多米处,有个女人在向我含笑挥手,我定眼一看,此女身高约160厘米多点,身材纤细骨感,披肩长发,戴着一副太阳镜,穿着很普通的年轻女子,手里拉着一个旅行箱,从她的面容大致认出是今天约会的女主角——小林。


  我快步走到她的跟前,结果她手中的旅行箱说:先到宾馆里把行李放哪里,洗洗咱们去吃饭。她说「好」,就跟我一起来到了天泉大酒店。


  我将她让进房间,随手反锁上房门,这次跟进来,把她让到床边坐下,她摘掉太阳镜,我扫了一眼:嗯,跟照片上完全一样,没有很大的差异,只不过一个是照片,现在是实物罢了…我挨着她坐了下来,想好好的看看她,又确实有点不好意思,生怕被她认为我是个色鬼,毕竟我们平时大多是在玩游戏,即便聊天的时候也没说过特别过分特别露骨的言语,我还想装着正襟危坐的青涩男孩的样子,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是大她8岁的老男人了…彼此经过短暂的尴尬时间,还是有小林打破了僵局:你什么时候到的?怎么过来的?


  我委屈的说我一大早就匆匆忙忙开着车过来了,谁知道你是这个时候才到郑州,害得我在这里已经等了你一天了…她安慰我道:对不起,让你一个人在这里等我半天,我真没想到霍城晚点到这个时候…等会我请你吃大餐,给你补补屈…其实我是算着时间来的,安排好房间以后也基本上接近中午了。没想到她却是下午才到…然后我问她怎么在广场认出我的,她说她一到出站口就看到我东张西望的寻找着「猎物」,加上以前见过我的照片,我本人很具有个人特征,然后她打了我的手机,看着我接的电话,就确认是我了……我借机用手戳了一下她的额头说:你不愧为是工程师,猴精猴精的…她嘿嘿的笑了笑说:我去洗一下脸再说好吗。我当然不能不让人家洗一洗了。我说你去洗洗吧,我等你…女人洗漱就是麻烦,这样洗那样洗的,这样抹那样抹的,等的我心急火燎的,好半天她才从洗手间里出来。看着她湿漉漉的头发,我心中不禁一阵悸动,我想一会我要对她下手了,我要得到这个年轻温柔又是高学历高职称的女人了(那个时候就是这样想的,毕竟我身边的工程师都是年龄大我很多的中老年人,而眼前这个确实小我7、8岁的年轻女子啊)…我故意把电视剧的音量调的大一些,好让外面的形容听不清楚我们俩的谈话和动静,然后我问她累不累?她撒娇似的说:怎么不累呀?


  坐了一天的火车了…我说那你好好的歇会儿吧,然后就试探性的搂住了她。


  她稍作挣扎后慢慢的适应了我的热情举动,回应地拥抱着我,这无疑给我增添了一点信心,我把她压在床上,嘴凑在她的小嘴上就是一阵狂亲乱吻…我们俩的舌头交缠在一起相互吮吸着对方的口液,她抱我抱的更紧了,这时候我感觉她的胸部对我没有明显的压迫感,让我想起了我对她给我的照片的评论,我腾出手去捞摸她的胸部,她立即用双手拦住我不让袭胸…我意识到她的胸部真的很平,越是这样我越是想看个究竟、探个明白。


  我说让我看看你的乳房跟我想象的一样不一样?她听我这么一说,连忙拒绝道:不!不要…不要你看…我不听她的,一把抓住她的双手,另一只手迅速地伸进她的内衣,透过胸罩直接抓住她的咪咪。乖乖!胸部的乳肉很薄,严格的说,称之为乳房就有些不准确——不能算是乳房,只能算作「乳地」,只不过比我的胸部的肉肉稍微厚了一些,两只乳头倒是不小,足有半个小枣那么大…我不由地顺口「夸奖」道:你的咪咪真精致,小巧玲珑…也许女人很在乎自己的胸部的形状,小林的咪咪很小,所以她认为不是什么值得自豪和炫耀的地方,听我这么一说,羞得她双手捂着布满红晕的脸蛋嗲声嗲气的说:「坏石头(我当时的网名叫石头),坏石头,你好坏!你在嘲笑我,不理你了…」我连忙解释,以免被她误会,给她带来更大的打击:我没笑话你,我真的很喜欢小咪咪…说真的,像小林这样的平胸,我很喜欢倒说不上,但是也不是很反感。可能是因为我天天守着又大又软又耷拉的乳房已经厌烦了,猛然看到这样的乳房感到很新鲜吧。


  我趁她双手捂脸的当儿,解开了她的胸罩,捏着她厚厚的胸垫说:「上次我就跟你提意见了,你还是垫了这么厚,」说道这里我又逗了她一句:「胸罩是保护乳房的,特别是大乳房,胸罩能起到支撑和扶托作用,避免乳房下垂和颠动,其实以你的情况,完全没必要戴…嘿嘿……」「坏石头,你又笑话我了…」边说边抡气小手捶打着我的肩膀,我趁机将头伸进她的胸部,张嘴叼住她的乳头含住她的乳肉吸来吐去的,好像经过我的亲热有了一点反应,加紧了对我的搂抱。


  此时我下面也早已蓄势待发,硬硬的鸡鸡顶在她的下体,她的耻骨很高,顶着我的小腹。我想解开她的裤子,可她拼命的阻拦,费了半天口舌也没有同意让我有下一步的行动,我也只好作罢,只能隔着裤子抚摸着她的阴部和她高耸的耻骨…她看我不再纠缠着脱她的裤子,就放松了对我的戒备,我借机将手伸进了她的内裤,摸到了她高高的耻骨和阴毛,再往下延伸她是坚决不让了…我们在床上搂抱着玩了一会儿,我感觉很没意思,问她饿不饿,她说不饿,一会还要转下一趟去他们那里的火车。我说我送你去吧?她说好。我感觉在呆在宾馆里也不会有太大的进展,就掂起她的行李送她进了候车室,直到她检票,我带着极其失望的表情和她挥手告别。看得出,她也有同样的表情参杂着歉疚与我道别…送走她,我一个人松松的回到宾馆,思前想后很是沮丧和失落,我在想,我干的都是些什么事呀?兴致勃勃的跑了200多公里的路程,却仅仅是与小林亲了亲,抱了抱,唉!我这一夜一个人怎么过呢?


  看看表,已经是晚上6点多了,先下去吃点饭再说。其实也没有什么胃口,草草的吃了点东西回到宾馆,还在为这次郑州之行抱屈和懊悔,随便翻着电视节目,这时房间的电话响了,我一接,是小姐问我需要不需要服务,我愤愤不平的说不需要,就把电话挂了…不大一会儿有人敲门,我懒洋洋的问是谁,原来还是小姐,上门服务。我心里烦闷至极,根本没有心情找小姐寻欢作乐,再说了,我压根也不喜欢找小姐做这事。一夜之间敲门声出现了3、4次,我索性不再接腔,任他们敲门…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开车回家。


  以后我们在网上见,还是玩升级聊天,她除了对我上次与她见面时没让我上手表示亏欠外,又多了些对我的迁就,为此我们在聊天中话题就更深入了…几个月后她又出差到北京,走之前就告诉我想在郑州转车的间隙见见我。我当场拒绝了她:我不去了,上次见你,你可知道你走后我是怎么过的吗?


  我带着无限的思念,无比的沮丧和失落回到宾馆,彻夜未眠(夸张一点点是必要的),现在你又让我跑那么远去见你,你又不是大明星,也不是大美人,我跑半天去见你,难道就为了跟你说上几句话再回来?你可理解我上次与你见面后的心情?你可曾知道我在回家的高速公路上几次因为想你而走神,差点险出车祸的情景(当然这更是夸张的描述)?


  「对不起,对不起乖石头,但是也请你理解我,我一个单身女子,跟你一见面就答应你的任何要求,那我成什么女人了呀?但是从你送我到跟我分别时的那一刻起,我从你的眼神里看到了你对我的真心,那时候我真的想回宾馆满足你的任何要求,但是我的车票已经买好了,也没有时间了,亲爱的,请你理解我好吗?」我说:「这次我见你可以,你不能买当天回家的车票,要跟我住一夜,我要好好的跟我心爱的小林厮守一夜,你如果答应,我就去见你…」「好吧,我答应你!」好像让她作出生死离别决定一样艰难似的的同意了我的要求。就这样,我等待着她的再一次从北京归来。


  几天后,我在郑州花园口路的双丰大酒店登记房间,那里离火车站远了一点,但是有了上一次在火车站天泉大酒店住宿的遭遇,我确实不想在火车站附近的宾馆住下了。我给小林发信息让她自己打的过来,我不再开车接她。我自己在房间里洗了洗,打上沐浴露,特意把我的鸡鸡翻开皮皮仔细的洗了又洗,然后擦干上床边看电视边「茎侯佳阴」……「嘀铃铃「一阵门铃声又让我一阵激动,我打开房门迎接小林。小林进门看到我这身仅穿内裤的打扮,略表惊讶和害羞,我好像这时候才知道自己穿的太暴露似的,夸张的连忙捂住夹紧双腿的下身,转身拽气浴巾盖于身上,引得小林忍俊不禁,失口笑了出来。这样一来,有效的缓解了我们之间的尴尬和稍微紧张的气氛,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我将浴巾掖于腰间,接过她手中的行李放好,扳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下歇一歇,然后我去给她调试淋雨,喊她过来洗澡。她这次没有扭捏,大方地脱掉身上的所有衣服,先在洗脸台刷刷牙,然后跳进浴盆里冲了起来。我也趁机跳进来陪她一起洗澡,帮她搓灰。我让她闻闻我的鸡鸡香不香,她闻了闻:嗯,味道不错。我说那你亲亲它吧!小林没有推辞,在浴盆里张嘴含住了我的鸡巴。这事我始料未及的,我还以为她会跟上次一样矜持呢。


  她卖力的来回吞吐着我的鸡鸡,让我非常的享受的同时,我也揉着她那非常之小的咪咪,心中略微有些失望,但又不能喜形于色,否则对人家则是个沉重的打击…亲了我的鸡巴好一回来,我给她擦干身子上床开始我们真正的性爱。我将干浴巾铺于床上,防止爱液流到床单上,这事我在宾馆一贯的做法。


  我侧卧在她的身边,搂住她的肩膀,仔细的擦看这个年轻但算不上漂亮的女孩,脸蛋因刚刚洗过澡而潮红潮红的,好似害羞的红苹果,仰卧在床上更显得她胸部平平,腰部皮肤滑润而没有一点点的赘肉甚至是多余的脂肪,属于偏瘦型,阴毛也不是倒三角形状,而是长长的一排从高高的耻骨上端一直延伸到阴部,好像是一个小馒头一样…我不禁好奇地抚摸着她高高的耻骨逗她道:你上面(胸部)不高,下面(耻骨)却是不低呀!


  她红着脸笑着说:石头哥又开始拿我开玩笑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呀,下面那个骨头确实长得太高了,我也很纳闷…我开始亲吻她的小嘴。小林张嘴迎合着我,我们俩的舌头缠绕在一起…我的手还是在她的耻骨上不停的抚摸着,这个地方很特别,我之前没有见过这个形状的,物以稀为贵嘛!她也对我的好奇感觉好奇:你干嘛一直摸那里呀?我说我没有见过这个样的,我稀罕…「那你喜欢吗?」我说我当然喜欢了,不然的话,我才懒得摸它呢!她长的这么高,正好将你下面那条缝立起来了,好迎接男人的家伙。


  她嗔怒道:你说的怎么那么难听呀?好像我是个怎么着的女人一样…我连忙笑着辩解: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对你这个地方的客观想法,起码我一会给你插进去时,方向一致呀!我喜欢!我要把你这地方拍下来,想你的时候看看…说着就拿出准备好的相机,对准她的下身拍了几张。


  然后我弯身怕在哪里亲了起来,也不管是毛毛不毛毛了,然后顺着往下亲到她的阴唇。她的两片薄薄的小阴唇被我用舌头舔开,里面的嫩肉紫红紫红的,这是女人兴奋后的反应,虽然我不是很喜欢大阴唇的逼逼,但小林的里面还是很好看的,况且她有所那么的年轻(起码比我年轻了8岁),还有那么高的学历和职称(当然也是对我而言了),所以我很看重她,如果喜欢一个人,则会包容她的缺点的,更何况她的小阴唇很薄,而不是那种厚厚的(唉,大家该说是我自己给自己找借口的了,其实就是这样的,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就会把平时的喜好给改变了)——我不喜欢厚厚的小阴唇,但是厚的我也弄过不少,怎么说呢?我的网友「鱼儿」「丽丽」等就是那种很厚大的小阴唇,我照样也是多次的ML,甚至保持了相当长时间的关系…不好意思,岔远了。


  我掰开她的阴唇,再往上舔她的小豆豆,只舔得身体发颤,双手仅仅是抱住我的头不停的搓揉我的头发…我知道她兴奋了,我准备行动了,我起身扶着我的鸡鸡,一下子就全部没入了她的身体里…瘦小骨感的身体,连YD里面的感觉也不尽相同,别样的感觉,我的鸡鸡有种在石头缝隙里坚韧扎根一样的感觉。我的每一次冲撞,她都咬着下唇低声的哼哼一下,我也不知道是因为舒服还是因为她太娇小而承受不了我的猛力冲撞…总之我自我感觉良好,我有种成功和胜利的愉悦,她的腰身不断的扭动,让我有了高潮的欲望,我趴在她的身上,紧紧地搂抱着她,我的胸脯贴在她平平的乳房上说:我要射了…她听我这么一说,把我搂的更紧了,两腿也在用力地夹住我的鸡巴,好像怕跑掉一般,阴道也是突突的收缩着。我的控制力很差,最不能感受的就是女人的高潮,忍不住嘟嘟嘟的射进了她正在收缩中的阴道…我问她跟老公做爱都是做多久,她告诉我一般也就是半个小时…我歉疚地问她:是不是嫌我太快了?没你老公强吧?她说不是的,夸我很棒,让她高潮了…我说等会歇一歇,我在给你做,保证在半个小时以上!


  她告诉我其实他们两口子做的时候,也都是加上前戏算起,半个小时。真正的插入也就几分钟。我在她的话里得到了巨大的安慰,也让我略微有了点信心。


  她搂着我很久很久不愿松手,直到我的鸡鸡疲软下来,从她的阴道滑出。她要拿纸擦拭,我说:等等,我把咱俩爱的结果记录下来…说着就拿起相机对着她的逼逼拍了几张,又让她掰开阴唇拍了几张,那时候我乳白色的精液正慢慢顺着她的阴道蠕蠕的留滞在阴道口下方…可惜当时太紧张,没仔细调试相机,事后几张照片都是很模糊,所以不能让大家看了…那一夜我们疯狂的做爱,直至精疲力尽,但也仅仅做了三次…跟别人说的一夜5次甚至有9次的狼友相比,我是小巫见大巫,汗颜之至…30多岁的我在二次和三次时的时间加起来估计要超过两个小时,天亮以后被她叫醒时,我还全身乏力,像个无力的小长虫一样…后来跟她聊天,问起他们两口子的情况,她告诉我她老公最多一夜两次,还都是在刚结婚的时候。


  吃过早饭她就要去火车站买票回家,我只好跟她温存一番后把她送到车站,与她挥手告别。


  后来在郑州又约见了一次,还是在这个双丰宾馆,我恋旧,呵呵,其实是我觉得地方熟悉,心中不那么心虚罢了…俩人见面免不了一阵亲热后就直接办事。


  还是连续做了两次,第三次在下半夜完成的。在第三次射精的时候,我把还没射精的阴茎塞入她的嘴中射的,并且没让她吐出来,她伸了伸脖子咽了下去,还伸出舌头让我检验一下…其实我知道,第三次射精几乎就没有多少精液了,最大两滴子而已。


  事后她问我为什么要她咽下,我说我爱你小林!咱们见一次面不容易,我想让你喝下我的精液,吸收到你的身体里,这样你的生命里就残留了我的东西了!


  她表示理解。其实让她喝精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检验一下她是否很在乎我!


  当然,大家不要以此为检验女人爱不爱咱们,在乎不在乎咱们的唯一标准,因为我老婆也很唉我,仅未婚时咽过一次,在她的宿舍里,但当时就呕吐出来了,以后再让她喝,即便不咽,只要射进她嘴里,她都会反胃的。当然了,我要求口爆的时候往往是老婆分出时期,和情人不同… !


  我把他们支出去就赶忙与小林联系,让她来我住的地方找我,她不愿意,说太危险,万一几个同伴回来了,怎么办?还是去老地方吧。我说好吧,你现在就去登记房间,我这就赶过去。我开车赶到那个宾馆附近的广场停了下来,与小林一联系,她还没到,我就在宾馆停车场等她。我人生地不熟的,不愿意去宾馆开的临时午休的房间,等了有2、30分钟,她才姗姗来临。


  小林径直来到我的车窗胖,敲了敲我的玻璃说:我这就上去登记,你等我电话…望着她的背影,我发出一丝感慨:都两年没见了,小林还能一眼就找到我的车了…让我感动不已…几分钟后,她告诉我房间号码,我来到了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宾馆,推门进去,小林已扑过来紧紧地和我拥抱在一起,我把她抱到床上,拥抱着亲吻着,相互诉说着这么久各自的情况,情到深处,我有一些心酸,眼泪浮出一点泪花,让小林感动不已,抱住我用力地吸吮着我的舌头,眼里流出一串泪珠…我连忙安慰她:这是怎么了?本来见面是应该高兴的,怎么都哭起来了呀?


  笑一笑,让我高兴高兴…小林破涕为笑,扫去了我们沉重的心情,我先前她的衣衫说:快让我看看你的小咪咪长大了没有?


  她「呀呀呀」道:坏石头又开始嘲笑我了,不理你了…我说我喜欢你的小咪咪嘛,就看就看!说着,我张口含住了她的咪咪头一阵狂吸,把她整个乳房都尽吸口中…她俯下头来亲吻我的脸颊和耳朵,让我心里又酥又痒又麻,我禁不住的伸手抚摸她那高高的耻骨,因为特别,所以我很喜欢摸。


  然后我们扒光所有的衣物,我趴在她的逼逼上闻了闻说:「怎么那么骚气呀?」其实是略微有那么一点点的骚味,很正常,我是故意逗她的。我用过的所有的逼逼,唯有黄雪儿的逼逼是香的,唯一!


  小林不好意思的撒娇道:人家来的急嘛,没顾上洗这地方…我这就去洗去…「夜里跟你老公做了没有?」「没有」,她看我不信,又补充一句:「真没做!骗你我是小狗…」等她洗好回来,我和她69式互舔了一阵子就开始了真枪实战,由于憋了几天了,所以我很快就泄了。接着稍事休息,又让她给我吸硬做了第二盘…这时候我们同行的几个人给我打来电话,问我跑哪去了,准备退房回去呢,我把这事跟小林说了以后,小林耷拉个脸说:你见我就这些事吗?我说不是的,都出来几天了,他们还有事情,有时间了我再来看你…小林的眼圈又红了…我说「好了好了,跟我笑一笑,我们还就好几百公里的路子呢,别让我心情这么沉重的开车好吗?


  小林听话地挤出了一点笑容,紧紧地抱住我跟我吻别:你先走吧,我休息一会再退房…从这次与小林分别以后,中间又去了一次她在的城市,给她打电话,她说近期她的身体很不好,又是屙血又是什么的,问是不是我有性病…我对她现在的状况很关心,告诉她我身体很艰苦,没有什么病!只是因为我们既然一起的,没法与她见面。


  以后在网上再也没有见到她,偶尔手机短信联系一下,最后她告诉我她便血是痔疮,已经好了…在她生日的时候我给她发短信,她上了一下QQ,在我的要求下,又通过视频看了一下她的小咪咪…其实她不是平胸,只是咪咪小而已…有视频截图,在家里的电脑上呢,就不发了。


  这一次分别以后,我们再没有见过,直到上午我写这些东西的时候,才给她发信息联系,她打来电话说现在她很忙,也没时间上网了,一直说道她到她娘家门口才跟我挂电话…


【完】